蘇菲の愛戀凡爾賽玫瑰(愛在玫瑰紛飛時)O.A同人小說

關於部落格
完成編輯
用簡單的文字,帶出自己想表達的故事,文字雖然簡單,沒有華麗的辭藻,但,有自己對創作的熱情,這是屬於個人的祕密花園,也樂於與大家分享。 Copyright © 2012.04 - 2017 蘇菲/ Sophie

2014生日賀文&奧斯卡篇<現代版>天荒地老的愛(Everlasting love)

  傑爾吉先生搭著男孩的肩:「我知道妳不需玩伴,可是安德烈從今以後要住在我們家裡了,所以、他就是妳的玩伴兼哥哥了,你們以後要好好相處。」

  「他無家可歸嗎?」

  她走進男孩身邊再次端詳著他,一頭深黑的頭髮,五官相當好看,不過為什麼他看起來有些憂鬱,身材也稍嫌有點瘦弱。

  傑爾吉先生輕咳了一聲說著:「這個嗎?喔!對了還沒告訴妳他的名字呢?他叫安德烈葛蘭迪,是我們的遠房親戚,他的父母在車禍中不幸喪生,他沒了親人,所以我才將他帶回。」

  「嗯!是這樣子嗎?所以、他以後要陪我一同上學一起玩囉!是不是這樣子。」她拄著下顎這樣問著。

  「哈哈哈、完全正確,簡單來說是保護妳。」

  「保護我?」

  「是呀!妳的個性像個男孩,若是不找個人跟在妳身邊的話,我怕妳會惹出麻煩。」

  「爸爸您放心好了我才不會惹麻煩的。」 

  她挑著眉嘟起唇,才七歲的她儼然像個小大人檢視著眼前的男孩,這個男孩要當自己的玩伴,勉強可以。

  為什麼安德烈會來到傑爾吉宅邸呢?當然是因為他的父母在車禍中離世,這個消息傳至傑爾吉先生的耳裡後,便將他接回自己家;雖說是遠房親戚,可是兩家之間倒也沒有很密切的來往,但是由於傑爾吉先生的仁厚,於是安德烈有了棲身之所。

  自此奧斯卡便與大他一歲的安德烈成了無話不談的青梅竹馬,倆人之間像是朋友也像兄弟,不避嫌的身分讓他們兩人,成長後便發展出一段戀情。


   ****   ****  ****

  大廳的桌上擺了一座二層的巧克力蛋糕,蛋糕上頭鋪滿了草莓,紅色鮮豔的草莓讓人垂涎欲滴;厚厚的巧克力覆蓋整座蛋糕,蛋糕邊緣還加了鮮奶油的裝飾。

  幾個姊妹熱鬧起鬨:「奧斯卡吹蠟燭,許願啊!」

  「是呀!奧斯卡快點許願啊!這蛋糕是我跟媽媽特地為您選的唷!」五姐笑說著。

  家中有六位女孩,大姊、二姐、三姊、四姐、五姊生為小女兒的奧斯卡是家中備受寵愛的么女,不僅外貌美麗,一頭金髮,獨顯出她特有的氣質。

  「妳五姊偏要選巧克力口味,因為是她自己喜歡的,就以為每個人都會喜歡。」傑爾吉太太笑著,將裝飾著玫瑰花的瓷盤一一排列在桌上。

  「巧克力蛋糕沒有什麼不好啊!大家喜歡就好。」奧斯卡微笑答道,基本上她對甜食並不太熱衷,連女生最喜歡的巧克力她也不是熱衷。

  「快點吹蠟燭呀!許願。」

  「許什麼好呢?」

  她心裡正這麼想,眼睛闔上許著願「如果可以跟心愛的人,永遠在一起就好了。」許完了願望著七彩的蠟燭發著呆。

  「奧斯卡發呆呀!快點吹蠟燭,蠟燭都快融了。」姊妹們催促著。

  「喔!」她這才順從民意將蛋糕上的蠟燭一鼓作氣的吹熄,之後她將蛋糕親手分給家人後,還獨留一小塊,而自己並未品嘗蛋糕的美味。

  而後姊妹們轉往起居室繼續閒聊,而傑爾吉夫婦則回到房間,讓女兒們盡情聊談著,桌上擺滿小點心,一壺熱咖啡、一壺紅茶,眾家姊妹開始話家常,六人分坐於沙發左右兩旁,還有對面。

  這時姊妹中有人調侃。

  「奧斯卡妳的蛋糕是要留給誰的呀!妳自己一口都未食,該不會是給那個人吧!」

  她眨眨眼,可是臉上的紅暈說明一切,是的、蛋糕是要留給他的,不過他今天出門去了,要略晚才會歸來。

  「二姐妳胡說些什麼呀!我原本對甜食,蛋糕類的食物就提不起興趣,會留下蛋糕當然是因為要留給還沒回家的人啊!」 

  這話說得頗有道理,不過還是逃不過姊妹們逼問。

  「是嗎?不過說到那個人,今晚怎麼沒有見他的人呀!」

  五姐問著,奧斯卡馬上回應:「他去探望父母的墓園,因為前天是他父母的忌日,所以應該今天晚上會回來。」

  「喔!他連這事也跟妳說呀!」

  「因為妳們都不在家啊!所以他要出門就知會我了。」

  「唉呀!誰不知道你們感情好,常一起討論功課,常一起外出,惹得我們都好忌妒呢?那麼好的男人居然心有所屬了,不過嘛!我們還是祝福你們。」

  四姐酸溜溜的說著,奧斯卡則帶著笑意回答:「有嗎?因為我們年齡相近,所以自然而然走的近呀!」

  這麼解釋也沒錯,不過男女間若沒有互相喜歡的話,紅線怎麼樣也綁不上去。

  可是、眾家姊妹卻不肯罷休,逼問著:「說、你們倆人進展到那種地步了,牽手、擁抱、接吻,還是更深入呀!吶、快告訴我們呀!我們非常好奇。」

  女人就是一種好奇的動物,她們越想得知的事情,如果沒有得到答案的話是不會甘心的。

  被逼問的奧斯卡一時語塞,這該怎麼回答呢?雖然兩人、擁抱、接吻,這事都做過了,唯獨那一件事情還沒做過呢?

  「姐姐們真是壞心,問我這種問題,那我問妳們,妳們什麼時候跟妳們的男友,接吻、擁抱或者做那件事。」

  奧斯卡反問著姊妹們,姊妹們倒是坦然回答。

  「我十四歲就跟男友接吻了,然後自然而然就那個了。」回答的是大姊,緊接著二姐回著:「我呢?十五歲跟男友接吻,之後也順其自然囉!」

  三姐拄著下顎認真想著:「我嘛!應該是在高中一年級跟班上的男同學,在參加同學的聚會時,不小心接的吻。」

  「欸!什麼叫不小心啊!」奧斯卡取笑問著。

  「就是被同學拱上的,大家瞎起鬨所以就這麼吻了下去囉!」      

  四姐則是微笑不語。

  「喂、光問我們妳還沒說呢?」五姊逼問。

  奧斯卡裝傻:「啥呀!要我說什麼呢?」她端起咖啡湊進唇邊喝了一口。

  「說你們什麼時後接吻、擁抱或者其他?」

  五姊湊進她的臉頰問著:「還是說你們已經那個了……」

  「沒有,才沒那回事呢?我們還沒有到那種地步啦!」 

  羞澀的表情訴說著少女情懷,粉嫩的雙頰透出屬於少女的心事,心裡正想念著他怎麼還不回家呢?


  

    **** **** **** 


  

  夜深了姊妹間的閒聊結束,各自回到自己的房裡,而她回到自己的屋裡,桌上的蛋糕還等著情人回來品嘗,濃濃的巧克力就像濃烈的愛情一般,讓人陶醉。


  坐在椅子上翻閱著愛情小說,驀然眼皮有些沉重,冬夜裡她就這麼趴在桌上睡著了,牆上掛鐘滴答滴答響,不知何時她的房門被悄悄打開,接著一雙大手將她攔腰抱起,然後放到床上。

  「天氣寒冷又是這樣睡著了,真是拿妳沒有辦法。」

  男人坐在床沿望著她那美麗的睡顏,之後俯身額抵著額,鼻蹭著鼻,臉頰緊貼,這親密的姿勢,引人曖昧的遐思。

  細長的手指輕撫著粉嫩的雙頰,輕聲呼喚著:「奧斯卡醒醒,我回來了。」他放輕了音量叫喚著她,大掌溫柔的拂開覆在她臉上的金髮,露出她姣美的熟睡面容。

  半朦朧間熟悉的聲音在耳畔響起,半瞇著眼她睜開雙眸,笑臉在她面前展開,原本有著睡意的她,這時睡意全消,微笑對著他說道。

  「安德烈、怎麼這麼晚,我還以為你今天不回來了呢?拉我一把。」 

  她伸出雙手,安德烈將她輕輕拉起,並給她一個充滿愛意的吻說著:「當然要啊!我七點就回到巴黎了,因為今天是假期的關係,路上塞車了,所以耽擱了些時間,還有妳的生日禮物。」


  說著他從口袋裡拿出一只精美的紅色絨毛盒子,遞到她眼前,奧斯卡接過問著:「這盒子裝的是什麼呀!」
 


  「妳打開看看。」

  「到底是什麼,那麼神祕兮兮的。」

  帶著期待的心打開絨布盒,內容物是一只戒指,男人只有在愛上一個女人的時候,才會送戒指給她,表示這個女人是專屬于自己的,而安德烈今晚送戒指給她,那就代表說他愛她。

  「戒指?你幹嘛買戒指啊!這很貴重吧!」她有些驚訝。

  安德烈笑了笑將戒指套在她手上:「妳的生日我當然要有些表示,這戒指不算太貴重,還在我能力負擔的範圍內。」

  「幹嘛送我戒指。」

 
  
  

  
她望著代表愛意的戒指,故意裝傻問著,雙手攬著情人的肩,而安德烈捏了她的鼻子,柔聲說著:「當然是要套住妳呀!明知還故問,妳也真是夠壞的了。」


  「我有嗎?我只是想要確定一下你的心意而已啊!」她嫣然的笑著,而後問:「你去過了你父母的墓園了嗎?」 

  「是呀!已經很許沒去看他們了,想必他們在天國一定很幸福才對,在那兒待了三天,腦中想的都是妳,本想再多待一天的,不過今天是妳的生日,怎麼也要回來陪妳。」

  甜膩的情話,聽的讓人要溶化了,緊靠著情人的肩,靠上去的剎那,奧斯卡突然覺得心頭一暖,嘴邊揚起了甜蜜的笑容,將身旁的情人攬得更緊;安德烈抬起她的下顎,在她的唇瓣上落下了一吻,這時窗外飄來細小的雪,細細白白的雪花落在窗上,外頭的月光映在窗台上,一切顯得是那麼的唯美動人。
 
  讓他吻的有些胸口發熱,而且全身有些滾燙的奧斯卡,不自覺地咬了一下自己的唇瓣;而這個動作卻成為引發男人慾望的導火線,安德烈在度吻住她的唇,將她拉入自己的懷裡,緊緊地抱住;纏住她的唇瓣細細品嘗,吸吮著她香甜的味道。

  將舌探入她的唇中挑逗,使得這個帶有挑逗誘惑的吻,讓她充分享著這前所未有的激情,全身癱軟的依偎在他懷裡,慾望就在此一觸即發,男人深情的對望,讓她沉溺在情愛的氛圍下。

  這時她將他推開:「等一下。」

  「等、還要等多久。」

  安德烈解開她的衣服,然後吻著裸露出的肌膚:「現在停不下來了,非得繼續不可。」

  唇瓣湊在她的耳際,輕輕吐著熱氣,這一吐熱氣讓她咯咯的笑著:「等一下啦!蛋糕、蛋糕還沒吃呢?放到早上會溶化啦!」

  微微喘著氣,說話間還帶著嬌羞的她,身體突然緊縮了起來,敏感的部位開始有了變化。

  「安、安德烈、等一下蛋糕……」 

  「就說別管蛋糕了,現在我只想要妳。」沉重的呼吸在她耳邊如此說著,一邊又吻著她的肩她的耳垂。

  可是她就是不死心,非要他將蛋糕吃了不可,見她一付不肯退讓的模樣,安德烈只好將蛋糕從桌上端來,然後挖了一口塞進自己唇裡,做出好吃的表情。

  「唔……味道不錯。」他以舌尖舔了唇上殘留的奶油,眼神挑逗的凝視著她:「不過蛋糕在美味,也不上妳……」     

  接著安德烈將一口蛋糕,送進奧斯卡的唇中:「嘴張開,妳一定沒吃蛋糕吧!」

  「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喜歡甜食,這蛋糕是留給你的。」 

  之後她輕啟唇瓣將那蛋糕吃進口裡,紅潤的唇不小心沾上一點奶油,安德烈伸出手指,替她拭掉沾到的奶油,然後將手指湊到唇邊,舔去上頭的奶油。

  「蛋糕也吃了,接下就是我們的時間了,今天是妳的生日,就讓我好好的愛妳吧!」

  她嬌羞了笑了笑,調皮的問著:「你也包括在送我的生日禮物在內嗎?」

  一個吻又這樣無預警的烙在她的頸上,之後他正經的回答:「是呀!妳不喜歡嗎?不喜歡可以拒收喔!」

  「我可沒說我拒收呀!我不需要鑽石、戒指,我生日禮物只要你就足夠了。」 

  「當然、我安德烈是屬於奧斯卡的 I love you with all my life。」 

  「Me too」 

  綿長的吻不斷落在她的身上,他的大手輕撫著她柔嫩的臉頰與肌膚,然後褪去她全身的束縛,抱著她親吻著她每一寸肌膚,在她身上刻印下屬於自己愛的印記,聞著她身上才有的玫瑰清香,這刻起他才真正感受到,她是屬於自己的。

  從初識起就愛她了,他喜歡這樣擁著她,撫摸著她柔軟的身軀,她身上的香味,總讓他有股莫名的悸動,她是自己今生的情人,也是溫柔的妻子,是唯一能讓自己全心全意愛著的女人。

  今晚外面突然大雪紛飛,而相愛的兩人終於合為一體,真真實實的擁有彼此。


2014/12/25
 
本同人小說內容純屬虛構,與任何實際人事物、團體、並無關聯,內容中事物全屬架空,如有雷同純屬巧合。
未經同意不得轉載,抄襲,謝謝合作。
原著:池田理代子